霸道汤总爱上我 :-P

【带卡】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来自@汤圆菌王美味锅的点梗

*和soho@餿太太的原梗撞了真的很很很抱歉!!!!以后会注意用梗的问题,感谢人炒鸡好的太太的支持【泪目+土下座】

*仔土和仔卡灵魂互换但不能告诉其他人,披着对方的皮做最勇敢的自己(……)

*BGM走这里

  

一开始卡卡西起来以后发现自己变成了带土时,内心是拒绝的。

卡卡西没有带那只傻到家的护目镜,费尽心思从带土的衣橱里找了一条围巾带上。卡卡西实在忍受不了鼻子以下的部分直接暴露在空气里的感觉,即使是三伏天他也要坚守自己的原则——反正又不是他的身体。

卡卡西顶着带土的皮就飞奔向自己家——现在也许已经是带土家了也说不定。

从窗户里翻进去的时候,带土那厮果然顶着自己的皮囊在床上睡得自由奔放,被子被踢到了地上。

卡卡西一边安慰自己见到自己的身体被这样玩弄也是人生中不可多得的经历,一边忍住了想一巴掌呼过去的冲动,晃了晃带土。

「不要了啦琳酱……」

卡卡西看着自己的身体扭扭捏捏地在床上大喊着不要不要,觉得人生真是魔幻。

「喂哭包,快起来。」

带土在朦胧的睡梦中听到自己的声音如此的低沉优雅,总觉得那里怪怪的。

朦朦胧胧地睁开眼,就看见「自己」站在自己的面前,深深的眼眸有些不耐烦地盯着自己。

带土眨了眨眼,觉得可能自己还没有睡醒。

真正的勇士,要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和淋漓的鲜血。

「呜啊!」带土一下从床上蹦起来伸手就捏住「自己」的脸扯来扯去,「你这家伙居然敢顶着我的脸招摇过市,看我不把你……啊咧?」

带土突然看到自己捏住「自己」的脸的那双手白的有点不像样子。

卡卡西本来准备一掌把带土呼出去见他们宇智波家的八辈祖宗,考虑到那是自己的身体以后还是收回了力道,只是轻轻推了他一下。

「带土,我是卡卡西。」

「……哈?」

带土莫名其妙地伸手摸摸自己的脸,转头看向一旁的镜子,那里面皮肤白净的慵懒少年正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自己。

接着带土又做了一个下半生后悔不已的决定。

他低下头拉开松松的短裤裤腰,朝里面䁖了一眼。

卡卡西毫不犹豫的伸脚把他踹下床去。

「啊——笨卡卡这可是你的身体!!!!」

今天的木叶村也保持着和平。

  

 

「早啊带土,卡卡西~」

琳趁着没有任务的一天正和红在逛街,突然看到迎面走来的卡卡西和带土。

「真难得啊,居然看到休假日你们两个会在一起。」

「琳酱——呃呃呃!」

卡卡西——实际是带土——格外开心地冲上去就要握住琳的手,被带土——实际是卡卡西——一把扯住后衣领拽在原地。

琳有些奇怪地看了看今天格外热情的卡卡西,另一边三伏天里戴围巾的带土也有点怪怪的。

「发生什么事了么?」

格外敏感的琳觉得自己的两个小伙伴(……)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没有啊~琳在干什么呢?」

卡卡西不动声色地掐了一下带土的手腕内侧将他拉到身后,提醒他注意维持自己「高冷男神」的形象。

带土只能在心里对琳说了声抱歉,用力绷住脸站在卡卡西身后——虽然有迫于卡卡西的淫威带上的面罩谁也看不见他的表情,带土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敬业一点。

琳看着「带土」露出的格外温柔的笑脸,有些迷茫。

「我在和红逛街啦……你们在干什么?」

卡卡西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笑僵了,这个哭包也是神经病,平时天天对别人niconico地笑什么笑。

「我和卡卡西正打算买点东西给老师送过去,老师搬家以后还没去新家看望过他呢~对吧卡卡西?」

带土正在努力地模仿稻草人,什么反应都没有。

「对不对啊!卡.卡.西~」

卡卡西准过头去对着带土露出一个恶魔的微笑。

「对喔!咳……我是说,对的。」

带土被卡卡西一瞪张嘴就是活力小天使语调,被卡卡西用力一掐才反应过来自己正在扮演着卡卡西的角色。

「这样啊……」

琳有些莫名其妙地点点头,这两个人之间绝对发生了什么吧……

「那我和你们一起去!」

琳抱着手里的花转头和红说明了一下情况,决定和两人一起去水门家温锅。

本来是找借口的卡卡西实力懵逼。

与以为卡卡西是找借口的带土构成了二脸懵逼。

  

 

「喔!你们怎么突然来啦!」

水门打开门发现自己的三个爱徒抱着花束对着他露出和气(……)的笑容。

水门表示道理我都懂可是为什么带土三伏天戴围巾?

水门上星期搬进了新家,正在收拾东西。琳去厨房找空瓶准备把花放在里面,卡卡西一把拉住带土直奔厕所。

「他俩关系原来这么好来着?」

水门看着风风火火的两个人,奇怪地歪了歪头,为自己身为老师居然不懂的学生的内心而自责。

「你干嘛啊卡卡西!」

被卡卡西硬是拉进厕所的带土不满地看着锁上门的卡卡西,可能是在卡卡西帅气英俊吊炸天的身体里,带土突然变得敏感起来。

「话说在前面!我对你没有那个意思的!」

带土双手抱胸警惕地拒绝卡卡西。

卡卡西觉得自己名为「理智」的弦瞬间断掉。

「谁对你有兴趣啊哭包!我是提醒你好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行动,别忘了早上的约定!」

带土想起早上起来两人在卡卡西床上签署的约定。

不准暴露这件事,不准告诉其他人。

卡卡西只是单纯觉得自己变成哭包了很丢人,带土倒是觉得自己变成卡卡西了就可以用魅力和实力征服琳和老师了。

「表情管理啊表情管理!」

卡卡西再三叮嘱带土,转身开门准备出去。

就看见水门愣愣地站在门口,看着两个因为吵闹而衣衫不整的自己的学生。

卡卡西看见水门复杂的眼神就觉得要坏事。

「老师!不是你想的那样……」

水门摇摇手阻止卡卡西的话,充满泪水的小鹿眼睛同情又怜惜地看着两个人。

「不用解释!老师都懂!」

卡卡西快要抑制不住体内的吐槽之力——你懂什么了啊喂!

「既然你们已经是这样的关系了,老师会支持你们的!」

带土有些茫然地看着激动的老师和快要背过气去的卡卡西——Excuse me?你们在说啥?

「不是这样的老师,你听我解释……」

卡卡西想要打断水门无法抑制的巨大脑洞和熊熊燃烧的耽美之魂,水门大手一挥。

「不用解释了!」

水门挥出的手不小心拍了一下正在愣神的带土,带土毫无防备的踉跄了一下压着卡卡西倒下去,卡卡西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水门的衣袖……

琳走出厨房,愣愣地看着水门身下压着两个人,而「卡卡西」又压着「带土」,两个人的嘴对在一起……

「……你们在干什么?」

三人望着一脸「冷漠.JPG」的琳,焦急地伸出手。

「琳!不是你想的那样!」

琳一摆手转头就走。

「不用解释!我都懂!如果你们真的这样决定好了的话……我会支持你们!」

 

 

卡卡西被压在带土的身下,深深地觉得这是人生中最大的噩梦。

没有之一。

评论(12)
热度(180)
 

© 大大大大大海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