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汤总爱上我 :-P

【带卡】少年你掉的是哪个带土?

*火影土X暗部队长卡设定

*一卡三土注意:幼土、仔土&老土出没

*上篇「少年你掉的是哪个卡卡西」

 下篇「少年你掉的是哪个带土」

*BGM传送门

  

  

某天旗木家的贤十发现自家的恋人不小心掉河里了。

河神慢吞吞地从河里飘起来问他。

「诚实的旗木少年,你掉的是这个幼年带土、这个少年带土还是这个青年带土?」

耿直的卡卡西秉持着火之意志,再三将三只带土打量了一遍以后摇摇头。

「老人家你搞错了我没有掉东西哦。」

河神愣了一下,感动得泪流满面。

「啊,多么善良的孩子!为了关爱我这种老年人竟然愿意忍痛割爱……这三个带土就都送给你吧!」

「……好好听人说话-_-#」

卡卡西木然地抱着三只带土目送河神泪流满面地走远,默默在心里比了个「凸」。

  

  

「呐呐呐笨卡卡快起来了啦……」

仔土从卡卡西背后扯着他的衣角试图把他叫起来,幼土躺在卡卡西怀里把口水抹了他一身,老土将长长的腿搭在他的腿上还硬要把他往怀里塞。

卡卡西累觉不爱地翻着白眼,觉得自己想去报社了,不知道斑给不给走后门。

「卡卡西早安……」

老土还没睁开眼就蹭过来要亲亲非要把卡卡西脸上吻一个遍才满足,卡卡西伸脚用力把他往床下一踹,脑门上的筋突突直跳。

「去刷牙,没刷不准亲。」

「笨卡卡!」

仔土一翻身坐到卡卡西腰上,大大的眼睛就凑了上来。

「为什么让我睡外面啊还背对着我!笨卡卡不喜欢我么?」

卡卡西抬眼看见仔土眼边的金豆子就要往下掉觉得头都大了,伸手去敷衍地揉了揉黑短炸。

「没有,我是放心的把后背托付给你。」

「喔喔!真的么!」

低龄贤二立刻就上当扑到卡卡西胸口蹭蹭蹭。

「我就知道笨卡卡你最喜欢我了!」

「是是……」

卡卡西试图摆脱又从另一侧床上爬过来的八爪鱼老土,未果。

「呜呜卡卡酱……」

幼土不小心被仔土踹到了脑门,顶着一个红印子还没睁眼就要开始哭,卡卡西赶紧低头拍了拍土包子的脑门吹了吹。

「没事没事,痛痛飞走了~」

「呜卡卡酱……还是疼QAQ」

「笨卡卡看我啦QAQ」

「喂卡卡西为什么把我踹下床啊为什么不让我亲QAQ」

卡卡西无语地被三个哭包此起彼伏的呜咽声包围,觉得自己报社的心愿越来越强烈了。

大国木叶的暗部队长旗木卡卡西的苦逼生活就从每早的贤二交响乐中开始了。

  

 

卡卡西将切成小块的红豆糕抵到幼土面前,幼土睁着kirakira的大眼睛盯着他看。

「宝宝不会吃,要卡卡酱喂才肯吃~」

卡卡西觉得脑门上的十字路口多到都要交通堵塞了,认命地叹了口气拿起勺子来。

「张嘴。」

「啊——」

幼土张着小嘴,露出豁了的门牙来。仔土突然凑过来顺着卡卡西的勺子把红豆糕吞了下去。

幼土没等到到嘴的红豆糕,看着仔土鼓鼓的腮帮瘪了瘪嘴又要掉金豆子。卡卡西赶紧又舀了一块递给他,幼土哼哼唧唧委屈无比地张开嘴。

「啊——」

老土突然从另一边握住卡卡西的手腕顺着勺子吞了下去,还在卡卡西瘦长的手腕上咬了一下,留下一个色情的红印子。

「哇QAQ卡卡酱他欺负我!」

卡卡西皱着眉瞪了一眼为老不尊的老土:「带土!」

「干嘛?」

三只带土同时望向他,一只泪眼婆娑一只幸灾乐祸一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卡卡西默默地扶额叹息。心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

「干嘛啦……」

老土轻轻把卡卡西的头转过来亲了亲对方的鼻尖,然后额头对着额头蹭了蹭。

「喂!不许对我的笨卡卡动手动脚!」

老土挑衅地看着炸毛的仔土,又转头在卡卡西嘴边吻了一下。

「你的?谁是你的?」

仔土立刻跳下凳子挡在老土和卡卡西中间,伸出手紧紧抱住卡卡西。

「笨卡卡是我的!」

「你们……咯……是坏蛋!卡、卡卡酱是我的……咯!」

幼土在一边哭得一直打嗝,奈何手短脚短挤不过去,只能抱着卡卡西的一条腿怒视二土。

「小兔崽子……卡卡西和我干些没羞没臊的事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老土一手一个把两只从卡卡西身上扒下来,似乎忘记了他们三个是一个人的事实。

「卡卡西是我的!」

「笨卡卡是我的!」

「卡卡酱是我的……咯!」

三只堍吵得不可开交,很快扭打在一起。卡卡西默默地抽身走向门边,心如死灰。

「卡卡西/笨卡卡/卡卡酱你去哪里!」

三只堍听到门响的声音同时转过头来。

卡卡西对他们招招手,转身就走。

「我去报社……」

   

  

大国木叶的暗部队长旗木卡卡西,终于走上了报社的道路。

 

评论(32)
热度(290)
 

© 大大大大大海啊 | Powered by LOFTER